• 門店日記 Clinical Diary

    2014年10月16日 晴 乾耳市北旗艦體驗中心

        ——人工耳蝸還是助聽器?一定要為孩子全面考慮

    今天天氣非常好,早上開門沒多久,進來了一家三口,簡單的交流后得知:女孩名叫米粒(小名),11年6月出生,約3歲半,出生后聽力篩查未通過,6個月復測確診雙耳重度聽損,雙耳佩戴某品牌耳背機2年多,語言康復訓練2年,但小米粒的語言理解力、邏輯思維、交流能力較同齡兒童差距較大,經醫院再次檢查,聽覺腦干誘發電位ABR檢測報告雙耳引出閾≥90dB nHL,耳聲發射OAE未通過,聲導抗測試均為正常,聲反射未引出。因助聽器效果不佳,醫院建議家長為小米粒植入人工耳蝸,家長擔心人工耳蝸的效果以及手術的風險,隨后去了多家驗配中心交流咨詢,希望能對助聽器和人工耳蝸有更多了解后綜合考慮。了解了以上情況后,丁大夫對米粒的助聽器補償和聽覺能力重新做了一次評估,發現米粒從350Hz和4KHz左右的補償并不理想,說話時更明顯,如:“叔叔”說成“呼呼”,“爸爸坐”說成“爸爸剁”等。

    在接下來的兒童行為測聽過程當中,米粒出現了注意力不集中,不能較長時間的配合檢查的情況,乾耳兒童驗配師程大夫憑借多年的兒童測聽經驗,為她做了各種嘗試,幾經反復,終于得到了小米粒的主觀聽力數據,結果中發現孩子的低頻聽力并沒有ABR報告那么嚴重,500Hz在60dB、1kHz在70dB均可產生主觀反應。這種聽力損失情況,理論上來說助聽器的補償效果要優于人工耳蝸的,原先的助聽效果不佳有可能是因為缺少孩子主觀測試報告而盲目選配和調試的原因。

    然后,丁大夫針對米粒的聽力數據并結合了自己多年的兒童臨床經驗,為她調試佩戴了新的耳背機,配戴后 “真耳分析”和六音測試評估結果顯示,補償效果有了顯著的提升。然后乾耳聽力師又為小米粒制定了一系列的聽覺能力康復管理計劃。

    看到米粒的父母因為重新燃起的希望,非常激動,我們也深有感觸,很高興能為小米粒及其家人帶來幫助,讓孩子重獲新“聲”。

    后記:米粒如今已經6歲多了,這幾年來在我們聽力師以及家長和孩子的共同努力之下,現在米粒就讀于普通的幼兒園,并且能和老師、小朋友進行基本的正常交流、玩耍。而米粒的父親回憶說“曾經他們也心動于醫院推薦的人工耳蝸方案,幸好做了更多的了解和嘗試,才幫孩子在決定一生的選擇上,走了一條正確的道路?!?/p>

    2004年4月18日 晴 乾耳市南江西路驗配中心

        ——被嘯叫聲折磨了三年的匡大叔

    早上9點剛過,來了一對陌生的老夫婦,大叔的耳朵里戴著一對耳道機,隱約還能聽到助聽器發出的刺耳嘯叫聲,老兩口很急切詢問可不可以幫幫他們,大叔聽不好煩燥得要生病了。我們趕快把大叔大姨安頓下來了解情況。

    大叔姓匡,和大姨在美國女兒那生活了30年,最近剛回國,三年前女兒在外地帶他配了某品牌的助聽器,從配了就吱吱叫不清楚,聲音失真不舒服,在外地購買的又不能調試??墒遣淮饔袥]法交流,戴上不知說的什么,很遭罪很煩惱。

    根據匡大叔的描述,我們首先對他現在佩戴的助聽器做了詳細的檢測,發現增益和輸出都達到了飽和狀態,而助聽器在使用時是不能將增益和輸出調到滿檔的,一旦達到滿檔飽和狀態,就會使聲音失真并產生嘯叫聲!這樣非但不能改善聽力,還很容易造成聽力的再次損傷。

    三年來因為缺乏必要的使用指導和后續調試服務,匡大叔以為助聽器可能就這個樣子,大姨說面對面說話都困難,今天想進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聽得好些。當時我們的心里很難受,不忍心想象匡大叔這三年是怎么過來的。

    在給匡大叔重新檢查聽力時,發現大叔的反應較慢,所以每個聽閾點都經過多次反復測試,保證聽力數據的準確性,AC、BC、UCL等各項檢查都一一進行,確保聽力數據的完整性。通過聽力圖發現大叔是重度復雜型感音神經性聽力損失,而他配戴的那款助聽器的功率偏小、頻段有限,根本不適合他,達不到有效、合理補償的要求,就是重新調試也無法滿足大叔的聽力損失。

    根據匡大叔的聽力情況,我們為大叔重新選擇了大功率的助聽器進行試聽,采用精細調節的方法,在每個頻率上進行精確的補償放大,同時利用移頻技術進一步提高了高頻聲音的補償。由于之前的失敗驗配,大叔的聽力在這幾年中受到了再次傷害,有些頻率點明明沒多補償也會不舒服,經過了反反復復的調試,最后當我們問大叔聽得怎樣時,大叔緊抿著嘴沒有回答我,突然看見大叔流下了眼淚,接著又開心的笑了,豎起了大拇指。一旁的大姨也掉眼淚了拉著大叔的手問:“老匡,能聽見我說話嗎?”“能,能,很舒服能聽清,再和我多說說話”。大叔大姨開心得又說又笑,連空氣里都充滿著歡樂的味道。

    給匡大叔的配機經歷是讓人難忘的,從大叔三年前莫名其妙的痛苦折磨到此時此刻的破涕為笑,驗配師的專業性對幫助患者更好的聆聽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

    2008年10月1日 微風 乾耳膠州驗配中心

        ——與乾耳結緣10年的崔家兄弟

    進入十月氣溫漸涼,今天上午一位姓崔的大叔來到了乾耳聽力膠州驗配中心。崔大叔是膠州市北關小學的一名退休老師,在退休后耳聾一直困擾著他。崔老師自己說“聽不見真是太痛苦了,與家人交流都費勁,別人打招呼也聽不見,因此得罪了不少親朋好友?!北е囂降男膽B來到這里選配助聽器。而事實證明,崔老師的選擇很智慧。在乾耳聽力膠州中心,崔老師享受到了專業化的聽力檢測與評估,精準個性化的選配與調試。

    膠州中心的代大夫經過一系列的問診為崔老師建好聽力檔案,對其聽力損失有了初步了解。隨后為崔老師做了一系列的聽力檢測,確定崔老師的聽損情況為混合型聽力損失,平均68dB HL的聽損。配上助聽器滿足日常的生活交流是沒問題的。崔老師對試戴效果也很滿意,選配了耳道式助聽器。

    進一步了解發現,崔老師一直想配助聽器可總聽身邊地人說“千萬不能戴,戴了更聽不見了?!边@些話經常在耳畔,崔老師自己也很糾結。針對崔老師的困惑,代大夫講解道:“佩戴助聽器確實不能只聽別人說戴著會怎樣,好與不好需要自己體驗。而聽力受損的情況本來就是復雜多樣。首先要找專業的聽力機構做聽力檢測與評估,能不能佩戴助聽器?佩戴什么樣的助聽器?這些都是要通過選配并調試來判斷的。像您的這種聽力損失情況佩戴效果就很好。小鳥的嘰喳聽見了……鐘表的嘀嗒聲也聽見了……”了解了這些后,崔老師不禁感慨道:“真應該早早佩戴助聽器呀!”

    后記:經過三個月的連續康復指導與微調,膠州中心的代大夫與崔老師慢慢由陌生到熟悉,到彼此間的越發信任。之后某一天早上,崔老師和一位大叔來到驗配中心,長得于與他有幾分神思。還沒等開口,崔老師先發話了:“快給我大哥看看吧,也耳背聽不見,這是我自家親兄弟?!苯涍^一系列的專業化檢查、診斷、驗配,另一位崔大叔對佩戴助聽器的效果也很滿意,說戴上就不想再摘下來。

    正是緣于這份信任崔家兄弟才會選擇“乾耳聽力”。用崔老師的話說“我相信乾耳聽力,不光有專業的技術還有熱情的服務。我聽得好,也歹讓自家兄弟能聽得著,聽的好?!迸宕魃现犉餍值軅儽舜说母星楦昧?,笑聲更爽朗了,人也更精神多了!

    2010年10月8日 晴 乾耳即墨驗配中心

        ——技術問題都可逐一排除

    國慶節長假結束后的一天,天氣晴朗溫度適中,大約10點左右,一位名叫趙**的老先生來到了乾耳聽力即墨驗配中心,表示要選配助聽器,大約80歲左右。在跟趙大爺交流的過程中發現大爺不停的問:“助聽器好用不?”進一步詳細的交流,才知道大爺為什么對助聽器有疑問,因為之前去過別處購買過,但沒法用?!按髦暗闹犉?,感覺聲音大,震耳朵,雜音多的聽不清?!弊屭w大爺對助聽器有懷疑了。

    經過細致的測聽和檢查發現,趙大爺聽力低頻比較好,高頻差,言語詞表測試顯示分辨率尚可,屬于中重度聽力損失。根據這一情況,杜大夫選擇采用中文驗配公式的助聽器,高頻多補償,而低頻增益減少,這是為了避免語言中的低頻成分補償過多對高頻產生向上掩蔽的作用,降低噪聲和增加言語可聽度。這樣驗配符合趙大爺的聽覺特點,使低中高頻基本平衡了。

    大爺這時反應聽說話聲音正常了沒有雜音,但覺得聽自己說話難受嗡嗡的,而聽其他人說話是正常的。通常這種情況是驗配中‘堵耳效應’導致的:外耳由于助聽器的堵塞,自己說話時多余的低頻能量排不出來,在外耳道形成回聲。于是杜大夫又為趙大爺特別加大了通氣孔,使多余音量排除來。這時趙大爺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了,露出高興的神情,說道:“現在聽得舒服了,也清晰了??磥碚叶糯蠓蚴莵韺α搜剑ㄐΓ??!?/p>

    驗配結束之后又和趙大爺講解了佩戴注意事項,約定了復診的時間,大爺高興的佩戴走了。在隨后的電話回訪過程中,趙大爺表示這次佩戴的助聽器真的發揮了作用,很好很滿意,終于可以和家人自由交談了,非常感謝!。

    2011年3月3日 陰 乾耳臺東驗配中心

        ——為笑笑插上隱形的翅膀

    笑笑是個活潑自信、文靜內向的女孩,聰明、懂事、學習也好,可進入初一學習成績下降,尤其上英語課聽得特別費勁,生活中也越來越不愛說話、性格變得孤僻、自卑起來,是乾耳聽力為笑笑插上了一對“隱形的翅膀”,讓她繼續快樂成長。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愛耳日,大約上午10點的時候,13歲的笑笑來到了乾耳聽力臺東驗配中心。原來父母帶孩子去醫院檢查出了聽力問題,醫生建議驗配助聽器。孩子的內向自卑不愛說話都是有原因的,一家人四處求醫未果,也去過多個驗配中心試聽,要么有雜音,要么聽不清,不是很滿意。最終通過朋友介紹找到了乾耳聽力臺東中心的田大夫。

    田大夫經過問診了解到笑笑小時候曾用過耳毒性藥物,用電耳鏡檢查了耳道及鼓膜情況,在電測聽做了詳細的聽力檢測后,診斷出笑笑屬于雙耳中重度聽力損失伴高頻缺損。像這種低頻損失較輕,中高頻損失非常重的典型的神經性耳聾,大多是聽得見、聽不清,而英語發音高頻詞匯出現較多,因此,孩子在學英語時會更加吃力。針對笑笑這種聽力情況,在調試時僅需要低頻稍稍補償,過度補償會產生堵耳效應(用戶會反映像在缸里說話、有麥克的聲音或聽自己聲音太大不舒服),因此低頻千萬不要開得太大。相反高頻丟的太多缺失嚴重就需要多補償2000Hz以后的高頻,增加高頻的增益,結合轉頻技術提高言語的可聽度和清晰度。同時還要詳細詢問用戶的感受情況進行精細調節,才能夠達到理想的調試狀態。如果驗配師不考慮用戶的聽閾值只是一味的提高增益、放大輸出、開大音量,其實是聲音過度放大了反而不清楚,用戶抱怨雜音大聽得不舒服甚至失真。這也是乾耳聽力的驗配師一再要求驗證舒適度的重要性!

    結合笑笑的聽力損失情況和她如今的年齡階段,田大夫為她選擇了一對深耳道助聽器。一番調試試聽后,笑笑竟然聽到了鐘表和空調的聲音,這是之前從未聽到過的??粗畠撼泽@的表情,爸爸也笑逐顏開了。雖然笑笑發音不太標準,但說話還是可以讓人聽的清楚的,結合助聽器和看口型,已能夠順暢的交流。

    后記: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暑假期間來保養調試助聽器時聽說笑笑取得了全縣第二全校第一并進入重點高中的好消息。真是可喜可賀!爸爸特別感激并贊同乾耳聽力田大夫的驗配方案,臨走時笑笑偷偷告訴田大夫:“謝謝阿姨,現在我連腳步聲和小鳥的叫聲都聽得一清二楚,助聽器好似我的一雙隱形的翅膀,生活真的特別美好!”

    2013年11月24日 陰 乾耳李滄夏莊路驗配中心

        ——為慕名而來的大叔解決聆聽困擾

    在一個繁忙的周日,一如既往的接待、驗配工作有序的進行著,這時一對中老年夫婦推開了夏莊路驗配中心的大門,“請問哪一位是毛大夫?”大叔洪亮的聲音一點都不像這個年紀,店里接待人員微笑著迎了上去,“您好,毛大夫正在驗配室,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的?”大叔趕忙解釋道,“我老伴在老家配了一個助聽器,一直戴著不舒服,她說有個朋友告訴她在這邊毛大夫配的可好了,正好周日休息我就帶她來了”,待他表明來意后,接待員就把大媽安頓在接待區,認真的進行登記、問診、耳道檢查等工作。

    初步的驗配準備工作之后,接待員把大媽帶到驗配室,見到了毛大夫,經過進一步問診得知大媽姓吳,老家是黑龍江的,兩年前來到青島定居,左耳雖戴著助聽器,但聽力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很是苦惱?!拔颐看我淮魃现犉骶筒皇娣?,很悶、很堵,聽人說話聲音都變了,聽到大聲音感覺很難受,而且人多的時候還是聽不清楚,調了幾次還是不行,我一把年紀了來回不方便,聽朋友說毛大夫你的技術很好啊,麻煩你給我瞧瞧吧”,吳大媽焦急的神情里同時又蘊含了一份期待。

    經過詳盡的聽覺診斷和助聽器檢測后,毛大夫終于找到了問題所在,原來吳大媽的聽力情況屬于中度感音神經性聾,雙耳對稱性下降,必須雙耳同時佩戴才能達到良好效果,而且吳大媽的聽力區別于通常情況的是:雙耳同時存在重振現象,不舒適閾極低,動態范圍變窄,在250Hz~500Hz的低頻處聽力損失較輕,聽力損失主要集中在中高頻,然而大媽佩戴的是定制式助聽器,不但沒有設置通氣孔,而且之前機器的調試沒有考慮到不舒適閾,輸出過高,這才導致聽大聲音難受和強烈的堵耳效應感受,如果雙耳佩戴并加大氣孔,再將輸出降低到合適的位置不但可以改善堵耳效應,還能進一步提高復雜環境下的聆聽感受,一舉兩得。

    在進行雙耳開放式試聽之后,吳大媽切身體會到了雙耳佩戴并且有通氣孔的好處,之前堵耳的感受明顯減輕,聽人說話也正常自然了,聽大聲音也不難受了,而且由于是雙耳佩戴聲音變得的立體而清晰,更加的明白了毛大夫的講解。吳大媽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那個人怎么給我調也調不好,早知道就應該來這里配了,還省時省心!”,大叔也很著急,“毛大夫,我一定得給我老伴再配一臺,但是你看我老伴的這個助聽器怎么辦呢,浪費了也挺可惜呀,才剛配不多時候呢”。

    看到大叔遺憾的神情,毛大夫繼續安慰道,“先別著急,這種對助聽器外殼進行修改處理,增加通氣孔的工作,只要交給乾耳聽力的專業維修中心就可以完成,需要等兩天”,得到了這個消息,吳大媽的焦急神情終于緩解了,大叔的喜悅之情也掛滿了臉上,連連稱贊乾耳聽力真是一所很棒的聽力機構,并且真心祝愿乾耳的聽力事業繼續造福大家!

    收獲了聽友的贊美,解決了聽友的聽力苦惱,毛大夫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是的,這不僅僅是成功完成了一次精準的驗配,同時在她心底深處也肩負著一種驗配師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2016年11月20日 雨 乾耳城陽驗配中心

        ——雙耳重振的90歲老人

    早上下著雨,天氣很冷,乾耳聽力城陽店剛剛開門,進來了一位90多歲的老人,老人的兒子兒媳陪著來的,據老人的兒子說,他們是慕名而來,說老人的耳朵不好已經很多年了,之前也帶她去過別的助聽器店,但是老人試戴的效果不好,就沒配,正巧他們村有個老人是在這里配的,而且戴的效果很好,所以就帶老人來試試。

    店里的聽力師詳細詢問過老人的病史后,再用外耳電子耳鏡對老人的外耳道進行檢查,外耳道并沒有紅腫發炎的情況,隨后用專業的測聽儀對老人進行了氣導骨導的檢查,針對老人的年齡和反應做了不舒適閾和左右耳掩蔽檢測,根據老人的聽力情況聽力師發現老人的聽閾很窄,并且對聲音的大小異常敏感,根據經驗她們覺得老人有重振現象,隨后聽力師給老人做的雙耳交替響度平衡試驗證實了聽力師的想法。

    跟據老人的聽力診斷,聽力師給老人試聽了機器,并做了細致的調試,效果非常好,老人很滿意,臉上也有了難得的笑容,最后老人選擇了斯達克的定制機,并且要了個小號的,老人說美觀。兒子兒媳也不停的道謝,其實老人能選配上合適她的助聽器,聽力師們也是很開心,很欣慰的,幼有所育,老有所養,家家都有老人,孝順父母并不是只給錢就行了,還要注重他們的感覺,知道他們真的需要什么。

    2016年12月17日 大風 乾耳黃島開發區驗配中心

        ——聽力損失與耳鳴一起解決

    今天天氣有點冷刮著大風,來了一位叫邵**的阿姨,在交談中我們了解到,阿姨不僅聽力有問題,還有幾十年的耳鳴,最近這3、4年癥狀加重并導致失眠,針灸、中藥都嘗試過,但沒有效果。

    聽力檢測后我們發現阿姨雙耳屬于感音神經性聽力損失,高頻損失嚴重,尤其是4kHz、6kHz、8kHz的聽閾超過80dB HL,已達重度聽損標準。由于伴隨耳鳴的困擾,我們在純音測聽的基礎上又加測了一項耳鳴響度匹配測試,最終確定耳鳴發生在高頻損失較重的4k Hz~6k Hz,也證明了這一頻率的聽力損失為什么這么重。

    在之后的過程中我們了解到邵阿姨因為耳聾、耳鳴的原因經常失眠,由于聽不清語言聲還跟自己女兒經常鬧矛盾,女兒也因為阿姨老聽不清她講話而不耐煩,關系逐漸疏遠。不難看出耳聾、耳鳴已經對她的生活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眼角的皺紋比她這個年紀的人要深很多,阿姨說女兒也給買過助聽器但是沒一直沒戴,因為戴上有吱吱叫的聲音不好聽,對此我們為阿姨解釋了助聽器一定要科學選配的機理。

    在試聽過程中我們發現,阿姨高頻損失較為嚴重,導致聽一些高頻字根本聽不清,我們通過調試把高頻聲音做了精細的補償后,阿姨的語言可懂度立刻得到了改善,而且針對存在于4kHz~6kHz的耳鳴聲,我們專門選擇了具有耳鳴掩蔽功能的助聽器來抑制耳鳴,調試之后阿姨戴上效果很不錯,特別激動的說耳朵不叫了,輕聲說話也聽見了!

    后記:前幾天阿姨又來店里說:“我現在戴上助聽器之后感覺比以前好多了,看電視的時候聽得也特別清楚,耳鳴也輕了,真是超出我的預想!”

    2017年5月1日 晴 乾耳市南寧夏路驗配中心

        ——嘈雜環境下的舒適聆聽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陽光明媚,微風和煦。乾耳聽力寧夏路驗配中心來了一位梁女士,50多歲,是一位時尚靚麗,氣質較好的家庭女性。經過跟她的交流得知她左耳聽力較差,右耳還屬正常,因為她社交活動還是蠻多的,經常串門,所以要求能聽的好,不容易丟。

    寧夏路驗配中心的程大夫首先給她做了詳細并全面的聽力評估,她的右耳基本在正常范圍內,可以不用配,左耳屬于中度聽力損失,特別是高頻損失較重,言語分辨率已不到80,必須及時配戴助聽器,幫助她控制言語分辨能力的進一步喪失。在交流中程大夫了解到,原來梁女士之前有過佩戴助聽器的經歷,但是一旦人多嘈雜的時候就聽不清了。

    在悉心聽取并了解了她的顧慮以后,程大夫最后給她提出一個方案:首先,選配具有雙麥克風和自動甄別環境功能的助聽器,當遇到嘈雜環境的時候,能夠自動降低環境噪聲,聚焦語言聲。其次,佩戴之后的調試同樣十分關鍵,需要針對梁女士聽不清的嘈雜環境,進行戴機狀態下的聽辯模擬測試,根據評估結果進行驗證和微調。這樣就解決了人多時聽不清的苦惱。而對于梁女士擔心丟失的問題,程大夫解釋道:助聽器佩戴正確是不容易丟失的,而且可以將助聽器手柄線做成環形的,在其中穿一根漂亮的鏈子掛在脖子上,既可以當裝飾品又可保證不會丟失機器。她聽了后覺得這個方案非常不錯,很適合她,于是就采納了。

    后記:現在她戴著很好,因為聽不清而尷尬的情況徹底得到了解決,每次來都很感謝乾耳聽力的程大夫,一來就聊半天,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樣??吹角炁鋷煹呐蛺坌慕o她帶來了幫助和快樂,我們大家都很開心。

    2017年9月10日 晴 乾耳李滄書院路驗配中心

        ——單耳佩戴 VS 雙耳聆聽

    2017年9月的一天,一位佩戴助聽器的王大叔和老伴風塵仆仆的來到乾耳聽力書院路驗配中心。性格開朗的阿姨隨即跟我們聊起了大叔的助聽器,“我家老頭子這個助聽器是兒媳婦領著去上海大醫院配的,花了一萬多塊錢!他說聽外邊聲音感覺太吵,所以出門不愛戴。就算在家里戴著,聽人說話也是費勁,還是得大聲跟他講話。孩子們工作忙也沒空再帶他去上???,聽鄰居說這里助聽器配的挺好,我們就慕名而來了,麻煩給看看吧?!?/p>

    盛大夫接過大叔手里的助聽器,先檢測助聽器電池,有電,安上后發現助聽器工作正常。然后用專門的助聽器護理儀做了深度清潔,排除了堵塞的可能。觀察王大叔的佩戴方式,也沒有發現錯誤的助聽器使用方法。通過進一步了解發現,其實王大叔兩邊聽力都是有損失的,而助聽器卻只選配了一只,這種做法是不負責任的,也是不科學的。盛大夫建議給大叔重新檢測一下聽力,看看他現在的聽力損失程度再說。

    通過驗配師詳細的聽力檢查發現,王大叔的聽力是雙側對稱性的感音神經性聾,損失程度屬于中重度,而且是比較復雜的斜坡陡降型,在2k Hz~4k Hz的聽力損失格外嚴重,動態范圍只有10dB,小聲音接受不到,稍大一點又難以忍受。對響度的感受存在障礙,有明顯重振現象。這種情況必須要配戴一對助聽器才能實現雙耳整合效應,而且對助聽器的性能要求較高,對驗配師的調試技巧要求更高,并需要在佩戴后反復多次的調試,否則就會出現安靜環境幫助不大、吵鬧環境又聽得不舒適的情況。

    “那我得配個什么樣的才合適呢?”王大叔迫不及待地問,“盛大夫,這可是一萬多配的??!而且才戴了不到一年。孩子的一片孝心浪費了太可惜,怎么辦才好呢?”看到王大叔和大姨焦急的神情,盛大夫耐心地安慰道,“王大叔、大姨,您二位別著急,我們儀器檢測就能判斷大叔助聽器對聽力的補償情況,如果這臺助聽器通過檢測能夠調節達到準確補償的目的就不會浪費的,可以繼續佩戴,但是王大叔的另一側一定要及時佩戴助聽器才行,否則是達不到良好效果的,還會發生聽覺剝奪導致對側耳的言語識別能力進一步下降?!?/p>

    通過真耳分析測試發現,王大叔的這臺助聽器確實在高頻補償方面存在較大問題,頻響與目標的差異較大,這也是導致大叔佩戴不舒適的根本原因。好在這臺助聽器具有足夠的通道數可以實現精細調試,經過重新編程調試后基本滿足了王大叔的聽力要求,大姨得到這個消息也算舒了一口氣,“盛大夫,你們這里確實很好??!當時就應該來這邊找你給老頭子配上,他另一個耳朵也交給你了,你說配啥咱就配啥!”

    2017年12月1日 晴 乾耳膠南驗配中心

        ——左右耳聽力差別懸殊的石大叔

    今天天氣還算不錯,乾耳聽力膠南中心的李大夫正在驗配室調試助聽器。這時一個老大叔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說道:“哎呀,我今天剛去青島山大醫院檢查了耳朵,人家說我這耳朵得配助聽器了?!?/p>

    接過了大叔的病例,膠南中心的李大夫仔細的查看了聽力診斷報告,大叔名叫石**,年齡66歲,醫院的測聽結果顯示雙耳聽力損失極不對稱,左耳平均聽閾不到50dB HL,屬中度聽力損失;而右耳平均聽閾80dB HL,已達到了重度聽力損失,而且在250~1000Hz處的左右耳聽閾差值達到50dB HL,需要采用掩蔽測聽法才能得到準確的聽力數據,然而醫院只進行了常規測聽,這是遠遠不夠的!準確的測聽是有效聽力干預的前提,在為石大叔聽力損失較重的右耳重新掩蔽測聽后,修正值達到了10分貝以上。

    進一步問診了解到石大叔上了年紀聽力越來越差,自己沒太注意,長期依賴相對較好的左側耳朵,使得右側耳朵缺乏聽覺刺激而更加迅速的下降,導致右耳情況更加嚴重。再不進行聽覺干預,恐怕過幾年就要完全聽不見了。在日常生活中,各種聽力問題也一直困擾著大叔:家人說話必須要大聲說幾遍才能聽明白,讓家人很累,自己也很內疚…接電話總是要大聲喊著說等等,而且聽力損失也讓自己的工作經常出錯,很是苦惱。

    根據石大叔的聽力情況,李大夫為大叔的左耳選配了一臺標準功率的助聽器,而右耳聽力損失較重,選配的是一臺大功率的助聽器,通過對石大叔左右耳分別進行不同的聽力補償,讓雙耳的響度平衡,而且雙耳同時聆聽實現了雙耳整合效應,有利于提高石大叔在工作等復雜環境下的言語識別。經過試聽,石大叔不禁對李大夫點頭稱贊,幽默的說道:“現在兩個耳朵都聽見了,感覺年輕了20歲啊,哈哈哈!”

    經過幾番調試,感受,再調試,石大叔對小聲、中聲、大聲的感受越來越好,聽電話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佩戴一個月后,石大叔帶著老伴一起來到了乾耳膠南驗配中心,大姨親切的說道:“之前不戴的時候,說話可費勁了,打電話一分鐘能說完的事情,就是十分鐘也跟他說不明白,現在好啦,他能接電話了,一起出來趕趕集。走丟了也能打電話把他找回來!”

    每一個乾耳聽力驗配師,都有著讓聽力障礙者聽見、并且聽得開心的責任。希望每一個患者都能像石大叔一樣,重新正常的和家人交流,聽的開開心心的。

    2018年11月2號 晴 乾耳聽力萊西驗配中心

        ——滿足住院的老父親的心愿

    早晨開門不久來了一位大哥咨詢助聽器,想給他家老人配,想知道什么樣的助聽器適合,跟往常一樣,我們詳細的了解了一下老人的聽力情況,給他介紹了一下助聽器的款式和大概,跟他說可以帶老人先過來測測聽力,然后再試聽一下機器,這時候大哥面露難色,說老人身體不好,來不了可不可以跟他一起去醫院給老人配助聽器,他說父親在住院全身只有頭能動彈,腦袋還有點糊涂,恐怕很難配合我們進行聽力檢測,但是他希望老人的有生之年能再聽到的他的聲音,在了解情況以后,我們也是很想為這位老人做點事幫助到他,雖然我心里清楚沒測聽力調的機器聲音不一定完全適合老人,但是看著他兒子期望的眼神那一刻我們感動了,根據老人的身體情況及使用起來的方便程度,我們選擇了幾款機器,決定都給老人試試,找最合適的那款機器給老人,隨后我們跟他兒子一起去了醫院骨科五樓,一進病房,我的眼淚就在眼里打轉,因為老人瘦的就剩皮包骨了,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只有頭可以轉動,老人看到我一直在那笑,我又被感動了,摸了摸老人的臉就像看到了自己的爺爺,用電子耳鏡燈給老人檢查清理了耳道,經過幾次機器的比較評估,老人帶上了較合適的助聽器,老人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笑了,他說能聽到我們說話了,給老人拿下助聽器老人臉上的表情就很失落,他兒子兒媳都說真的很好使,一個勁跟我說謝謝,其實能幫助到老人,我們的心里也是幸福的。真心祝愿天下的老人都身體健康,也為這位大哥的孝心點贊!

    黄色高清无码_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毛片_欧美在线性爱_中文字幕av一区二区三区人妻